025-85535566
资料参考 / News
地址:南京市江宁经济技术开发区通淮街82号世博娱乐律师楼
电话:025-85535566
手机:18251835773
传真:025-86159377
邮箱:rexue199163@163.com
邮编:211100
资料参考您所在位置:世博国际律师事务所 >> 资料参考
上海某桥梁建设有限公司与宁波市海曙某建材有限公司建设工程合同纠纷上诉案
发布时间:2015.05.13  浏览次数:


上海某桥梁建设有限公司与宁波市海曙某建材有限公司建设工程合同纠纷上诉案

浙江省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2)浙甬民二终字第104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上海某桥梁建设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罗某,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陈某,上海市某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张某,上海市某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宁波市海曙某建材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胡某,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俞某。

  上诉人上海某桥梁建设有限公司与被上诉人宁波市海曙某建材有限公司建设工程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宁波市江东区人民法院于2011年11月29日作出的(2011)甬东民初字第905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2年2月2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2007年7月,原告与上海某桥梁建设有限公司宁波市某桥梁工程项目管理部签订建筑工程施工专业分包合同,叶某在上海某桥梁建设有限公司宁波市某桥梁工程项目管理部的代表人一栏中签名,合同约定原告承包宁穿路某桥梁工程人行道栏杆制作、安装、油漆工程,其中第五条承包价格约定为栏杆价格按每平方米690元计价,并扣除由原告单位所用的水电费,第六条计量及计付约定为工程量计量按实际施工工程量计算,按实际工程量的60%拨付工程款,全部工作完成,经有关单位验收认可后,其余40%工程款按业主的拨付款项支付工程款。2010年8月2日,叶某出具工程量结算单,内容为“由上海某桥梁建设有限公司宁波市某桥梁工程项目管理部分包给宁波市海曙某建材有限公司施工的桥梁栏杆,实际施工长度为叁佰贰拾米整。以上情况属实”。原告已收到工程款130000元。

  原审原告宁波市海曙某建材有限公司于2011年6月28日诉至法院,请求判令:原审被告上海某桥梁建设有限公司支付工程欠款90 800元。

  原审法院经审理认为:由于建筑工程施工专业分包合同中除了上海某桥梁建设有限公司宁波市某桥梁工程项目管理部的盖章之外亦有叶某的签名,因此叶某在2010年8月2日出具的工程量结算单中表述的原告实际施工长度320米具有一定的可信度,在被告未提供充分证据反驳的情况下,原、被告间的工程款应按结算单中记载的米数计算。虽然被告认为如果合同成立,工程款的支付亦有附加条件,但根据建筑工程施工专业分包合同中约定的条款来看,业主的拨付款项情况应由被告来举证,其不应将业主的拨付款项作为拒付工程款的理由,因此在被告未提供证据的情况下,被告应承担举证不能的后果。综上,根据原告施工情况以及原告已收的工程款情况,原告有权要求被告支付工程款90800元。

  据此,原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之规定,作出如下判决:被告上海某桥梁建设有限公司支付原告宁波市海曙某建材有限公司工程款90800元,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履行完毕。如果被告未按该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九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本案受理费2070元,由被告上海某桥梁建设有限公司负担。

  宣判后,原审被告上海某桥梁建设有限公司不服,上诉至本院,称:一、被上诉人提供的证据尚不足以证明其是否为宁波市宁穿路甬新河桥梁工程项目提供过施工工作,也无法证明其实际工作量。1.被上诉人提供的《建筑工程施工专业分包合同》上加盖的“宁波市某桥梁工程项目管理部”的印章,与上诉人向一审法院提供的其保管的印章明显不相符,故上诉人不认可该印章的真实性。而且,被上诉人提供的《工程量结算单》上未盖有上诉人的任何印章,而结算单上的签字人“叶某”实际也并非上诉人的员工,即使叶某称其是上诉人宁波分公司负责人王某手下的人,但在一审庭审中被上诉人也承认,叶某在签署结算单时已不是上诉人单位的项目经理,因此,叶某无权代表上诉人对外签署任何法律文件,退一步讲,即使签署了也与上诉人无关。2.被上诉人未提供任何证据来证明其确实为该项目提供过人行道栏的施工工作,包括施工记录、施工图纸等,故被上诉人所称实际施工长度为320米无法确认。二、被上诉人无任何证据证明上诉人仍欠其工程款90800元。1.被上诉人庭审陈述,在施工过程中上诉人都是以现金的方式向被上诉人支付工程款,但并未提供任何证据证明上诉人实际共支付了多少工程款,按照建筑工程惯例,即使被上诉人提供过施工工作,并收到过上诉人的工程款,理应向上诉人开具相应工程款发票。2.即使结算单确实是叶某签署,但结算单上仅写了桥梁栏杆的实际施工长度,并未写明上诉人实际支付款项及欠付金额,故一审法院以被上诉人自认为由确认其已收到工程款13万元系错误,也不符合民诉法基本原则。三、退一步讲,即使被上诉人为工程项目提供过栏杆的施工工作,但根据双方签订的分包合同第六条约定:“其余40%工程款按业主的拨付款项支付工程款付清”,而目前该项目业主尚欠上诉人几百万元的工程款未付,故支付条件尚未成就,被上诉人无权要求上诉人支付剩余的工程款。综上,请求二审法院查清案件事实,撤销原审判决,依法改判或发回重审。

  被上诉人宁波市海曙某建材有限公司答辩称:上诉人的陈述不属实,结算单上的叶某就是上诉人负责该工程的项目经理,且整个事情上诉人在宁波分公司的原负责人王某都知晓。总之,原审判决正确,请求二审法院予以维持。

  在二审审理期间,双方当事人均未提交新的证据。

  经审理,本院对原审法院认定的事实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根据本院在审理上海某桥梁建设有限公司与吴江市某厂承揽合同纠纷一案[详见(2010)浙甬民二终字第501号民事判决书]所调取的王某的证人证言,并结合本案双方当事人陈述及其他相关证据,可认定上诉人承建本案所涉的宁波市某桥梁工程,也下设过该工程的项目部,且有该项目部的印章,叶某系上诉人宁波分公司承包的涉案工程的工地负责人等相关事实。虽然上诉人对被上诉人提供的施工活动及《建筑工程施工专业分包合同》中“上海某桥梁建设有限公司宁波市某桥梁工程项目管理部”的印章和项目经理“叶某”签字的真实性存在异议,但未提供充分的证据予以反驳,亦未申请司法鉴定,故原审法院根据分包合同、叶某出具的结算单及被上诉人自认已领取的工程款等相关事实,判决上诉人支付拖欠被上诉人的工程款90800元,于法有据,并无不当。上诉人诉称被上诉人未举证证明其实际收取的工程款以及涉案工程款支付条件尚未成就,因缺乏事实与法律依据,本院难以采信。综上,原审判决认定事实基本清楚,判决得当,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一百五十八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2 070元,由上诉人上海某桥梁建设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俞 灵 波

审 判 员 李 夫 民

代理审判员 莫 爱 萍

二0一二年二月二十三日

书 记 员 桂 红 艳


上一条: 河南四建股份有限公司与郑州致诚钢构有限公司承揽合同纠纷上诉案
地址:南京市江宁经济技术开发区通淮街82号世博娱乐律师楼
电话:025-85535566 手机:18251835773
邮箱:rexue199163@163.com
Copyright © 2014 WWW.DONGYINLAW.COM All Rights Reserved